【N专题】舞出自我!花车表演者撕开标签 盼大众放下成见

【记者/蔡昕霈、蓝谊轩、杨曼伶 首图/KGL成员小云提供】

大众多将电子花车舞者视为性工作者,并抱持情色、裸露的既定印象。1980年代开始,电子花车业竞争愈加激烈,舞者开始褪去身上衣物吸引观众,成为媒体报导的素材,也因此被贴上长久标签。即使身负既定印象,今日仍有许多舞者于各大庙会活动挥洒汗水,期望能在舞蹈中悠游自在。

火辣表演成主流 负面报导刻色情标签

电子花车最初用于丧葬场合,后因酬谢神明需求增加,开始穿梭于各大庙会、喜庆场合中,透过乐队及舞蹈表演炒热现场气氛。1980年代中期,电子花车市场逐渐饱和,为吸引观众目光、增加收益,原先穿着开衩旗袍表演的舞者们,不仅改穿短裙、热裤,更在脱衣舞及性感挑逗的钢管舞蹈中,逐渐将衣物褪去,最后只剩下性感内衣及丁字裤。

在当时,敢于互动的舞者较易获得观众青睐,为增加工作机会,与观众的互动愈发大胆。如坐在观众腿上磨蹭、摇晃,伸手进入观众裤裆,试图抚摸生殖器,或将观众的头塞入胸中,皆是舞者常利用的手段。随着时代演进,电子花车现依车体不同分成吉普车、摇滚车等种类,表演形式仍以舞蹈、钢管舞为主。其中,因舞台车舞台空间较大,表演人数及形式更加自由、丰富,1990年代起成为市场主流。

当脱衣舞及钢管舞成为电子花车主要展演形式后,相关负面新闻便随之而来。国立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教授王志弘说明,早期报导内容多描写电子花车舞者从事性相关工作,媒体现今则以“清凉歌舞秀”、“爆乳钢管女郎”等字眼,当作新闻标题,成为电子花车与低俗、情色画上等号的因素之一。

刻版印象 家人不解

由于电子花车带来情色、裸露形象,使多数家庭较难接受子女从事相关表演工作。舞团“KiGaLady-KGL”(以下简称KGL)成员小云(化名),目前担任吉普车及舞台车舞者。即便吉普车舞者不需与观众互动及演出钢管舞,却遭家人以薪水不稳定、穿着清凉衣着为由反对,使得小云必须在家人面前,隐藏舞台车舞者的身份。他坦言,“不敢想像和他们说了之后会怎么样”。

KGL成员筱雯(化名)也分享刚入行时,由于家人希望“女孩子不要在外抛头露面”,为此双方总争执不断,后续冷战长达半年。直到家人看见他为工作投入的心血,及对跳舞的热忱,态度才由排斥转为接受。不仅专程载他至表演场所,也会观看演出。家人的转变让筱雯相当开心,庆幸家人愿意接受这份工作。

刻苦练习 展现转变

舞台车舞者们透过精心准备的舞蹈和服装,带来不同于以往的表演内容。试图翻转现今大众及媒体对于舞者煽情、裸露的印象,并让众人明白他们不只敬业,更是努力充实自己的一群人。

图片/KGL成员小云提供每场完美的演出,源自于舞者一次次的勤奋练习。(照片:KGL成员小云提供)

舞者表演内容和服装正在改变,已不再表演脱衣舞。筱雯解释,北部舞团多使用流行歌曲编排钢管舞及团体群舞,只剩中、南部少部分舞者,会与观众进行较亲密互动。小云补充,服装也不再走性感路线,多以改良式旗袍、水手服等贴身衣服,展现身材曲线。

舞者在钢管上看似轻松自在的旋转、劈腿,皆源于背后辛苦磨练。小云说明,钢管舞需具备一定柔软度与肌力,才能展现干净好看的动作,也较不易受伤。为了登台,他特地报名10堂以上专业钢管舞课程,以精进自身实力。即便花费许多时间训练,小云在初期上管时,仍因杆上劈腿不够俐落,经常手脚破皮、瘀青。

在舞台车表演中,团体排舞也是常见表演形式之一,通常以时下流行歌曲、MV舞蹈编排动作。相较个人钢管舞,团体排舞更讲究画面整齐度,因此十分注重团员间默契。筱雯表示,1支团体舞蹈至少需花费1周练习,成员们只能利用休息时间配合团练,不断地修改动作与走位,为观众带来更完美的演出。

专注舞蹈 少有亲密接触

现今舞者以呈现完美舞蹈为优先,亲密互动已非演出重点。舞者在保持专业的同时也会保护自己,避免大面积接触观众身体。小云提及,仅有主办方要求炒热气氛时,舞者才会与观众拍照、互动。筱雯也强调,若观众伸手想非礼,他会握手应对,避免过多肢体接触。

舞者不只花费许多心力练舞,正式演出时也常遇到各种问题。筱雯说明,大型室外舞台车表演时间长达8小时,有时需在中午炙热的阳光下表演、有时则从傍晚开始工作直到深夜。不仅如此,舞者也须具备因应临时状况的能力。筱雯在某次表演中摔倒,因不忍心中断演出,并未立即下台处理伤口,而是站稳脚步,强忍身体疼痛、面带笑容,直到演出结束。

图片/KGL成员小云提供舞者传达舞台车魅力并肯定自我价值。(照片:KGL成员小云提供)

即使舞者服装、表演形式皆有所转变,却仍有部分民众对此加以谩骂。筱雯曾遭人批评“不三不四”,甚至对其穿着指手画脚,但他早已坦然,并认为应是批评者需改变思想。小云则表示,舞者现今已与外界所想不同,不藉卖弄风骚吸引观众。舞者们虽明白这份工作会被贴上标签,但他们选择不去理会负面评价,并专注在热爱的舞蹈上。

同为艺术 望得尊重

舞者们为每场表演投入许多时间与精力,却因媒体报导使得大众印象只停留在卖肉跳舞,因此希望新闻媒体不再以“三点全露”、“钢管撩阴”等字眼形容舞台车舞者。他们相信凭借自己的热情,能够让亲友及大众转以平常心看待,并发现舞台车的美。

面对外界不解的眼光,小云认为,自己与一般舞者无异,只是表演场域不同,期盼大众不要用特别眼光看待他的职业。筱雯表示,希望观众不再将舞台车表演定义为低俗舞蹈,而是用欣赏艺术眼光看待,也期望大众亲临现场观看演出,或许多一点接触,便能发现他们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与活力。

 不畏外界眼光

多亏舞台车舞者们,庙会、各大活动总能维持热闹与欢乐的气氛,舞者们不仅舞技优秀,活泼开朗的个性也总能感染现场情绪,让台下观众与他们一起挥舞双手、摆动身体。筱雯说,舞台车上的动感音乐及绚烂灯光,使他尽情舞动身体、展现自我,变得更加耀眼。

虽时常受到误解及批评,但筱雯认为,能将自己热爱的舞蹈当成职业,十分幸运。从业8年间,他拥有一群忠实粉丝,不仅来到现场为舞团成员应援,还送上饮料与小礼物,也曾从南部坐车北上看他演出。舞蹈与粉丝,是支撑筱雯继续从事舞台车表演的原动力。

“做好自己的演出就对了!”筱雯强调,唯有认真对待每一次演出,才有扭转大众心中根深蒂固想法的可能。他不后悔成为舞台车舞者,也不会因外界评价而改变自身选择。他笑称,未来若要介绍自己的工作,会自信地递上名片,并说“您好,我是一位表演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