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專題】不完整的同婚法3》挺同團體忽視的小眾 祈家威籲推動跨國婚姻

【記者/蕭宇軒 攝影/蕭宇軒 首圖攝影/甘岱民】

伴侶盟在同婚法案通過後,接續推動跨國婚姻,目前已經在替「部長與部長的部屋」(下稱部長)這對台灣、澳門籍的跨國伴侶提起訴訟程序,未來若是取得釋憲資格,也將繼續努力推動跨國婚姻合法化。

「部長」表示,當時在討論法案時,社會上的大眾指關心是否通過,而不是夠不夠完善,他們坦言,「身為跨國伴侶,對這部法案是失望的」,過去同志一直被社會制度綁架,限制了對生命的想像,立法時也有一樣的感覺,我們好像只能追求一個「最低合憲標準」,而不是在尋求「社會最大利益」的可能。

粉絲專頁「部長與部長的部屋」主角 信吉(左)、阿古(右)。(部長與部長的部屋提供)

「部長」認為,同志運動是一場女權運動的延伸,是為了社會中的小眾發聲,跨國伴侶則是在這場運動中「小眾中的小眾」,反而在政治的角力中,遭到忽略。他們也坦言,有少數支持同性婚姻的民眾,一直反對跨國同婚,這讓他不能體諒,他們覺得,如果只支持對自己有利的社會運動,那就完全違背了同志運動的核心是人權倡議,就如同過去有人提出同志運動要跟愛滋權益切割一樣不合理。

他們表示,除了民間推動法案改革外,政府機關也應該可以就類似「跨國同婚」問題,援引「台柬異性婚」的案例,作為跨國婚姻的行政解釋,就能保障跨國同志伴侶的婚姻權,但他們坦白,行政系統的各部會積極性的差異很大,延宕到今天也沒有一個結論。

他們也坦言,現在已經訂好聲請釋憲這項終極目標,因為行政機關必須依法行政,無法對行政系統的依法行政不滿,因此只能寄望在司法系統,甚至是釋憲這樣的司法系統的最後一關。

祁家威則認為,政府行政機關在面對選舉,尤其又是2020的總統大選時,對於社會重大政策的制定與施行上會比較被動,同時又因選票考量,面對反同團體的干擾,在立場上又會比較為難,因此跨國婚姻部分必須要依靠民間團體以及立法委員的推動,才有辦法改善。

台灣同志運動先驅祁家威。

祁家威談到,接下來也準備聲請第三次大法官釋憲,讓跨國婚姻以及非婚生收養關係能夠合法化,他也坦言,若僅依靠立法委員修法,「假設下一屆國民黨多數,那就沒希望,如果民進黨多數,那就還有希望。」

2019同志大遊行時民眾舉標語抗議國民黨立委賴士葆。

※延伸閱讀

【N專題】不完整的同婚法1》不完整的人權法案 748沒有解釋到的權利

【N專題】不完整的同婚法2》同婚元年不是終點 三大問題仍待努力

【N專題】不完整的同婚法4》同婚法案不夠完善 尤美女:社會要時間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