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專題】舞出自我!花車表演者撕開標籤 盼大眾放下成見

【記者/蔡昕霈、藍誼軒、楊曼伶 首圖/KGL成員小雲提供】

大眾多將電子花車舞者視為性工作者,並抱持情色、裸露的既定印象。1980年代開始,電子花車業競爭愈加激烈,舞者開始褪去身上衣物吸引觀眾,成為媒體報導的素材,也因此被貼上長久標籤。即使身負既定印象,今日仍有許多舞者於各大廟會活動揮灑汗水,期望能在舞蹈中悠遊自在。

火辣表演成主流 負面報導刻色情標籤

電子花車最初用於喪葬場合,後因酬謝神明需求增加,開始穿梭於各大廟會、喜慶場合中,透過樂隊及舞蹈表演炒熱現場氣氛。1980年代中期,電子花車市場逐漸飽和,為吸引觀眾目光、增加收益,原先穿著開衩旗袍表演的舞者們,不僅改穿短裙、熱褲,更在脫衣舞及性感挑逗的鋼管舞蹈中,逐漸將衣物褪去,最後只剩下性感內衣及丁字褲。

在當時,敢於互動的舞者較易獲得觀眾青睞,為增加工作機會,與觀眾的互動愈發大膽。如坐在觀眾腿上磨蹭、搖晃,伸手進入觀眾褲襠,試圖撫摸生殖器,或將觀眾的頭塞入胸中,皆是舞者常利用的手段。隨著時代演進,電子花車現依車體不同分成吉普車、搖滾車等種類,表演形式仍以舞蹈、鋼管舞為主。其中,因舞台車舞台空間較大,表演人數及形式更加自由、豐富,1990年代起成為市場主流。

當脫衣舞及鋼管舞成為電子花車主要展演形式後,相關負面新聞便隨之而來。國立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王志弘說明,早期報導內容多描寫電子花車舞者從事性相關工作,媒體現今則以「清涼歌舞秀」、「爆乳鋼管女郎」等字眼,當作新聞標題,成為電子花車與低俗、情色畫上等號的因素之一。

刻版印象 家人不解

由於電子花車帶來情色、裸露形象,使多數家庭較難接受子女從事相關表演工作。舞團「KiGaLady-KGL」(以下簡稱KGL)成員小雲(化名),目前擔任吉普車及舞台車舞者。即便吉普車舞者不需與觀眾互動及演出鋼管舞,卻遭家人以薪水不穩定、穿著清涼衣著為由反對,使得小雲必須在家人面前,隱藏舞台車舞者的身份。他坦言,「不敢想像和他們說了之後會怎麼樣」。

KGL成員筱雯(化名)也分享剛入行時,由於家人希望「女孩子不要在外拋頭露面」,為此雙方總爭執不斷,後續冷戰長達半年。直到家人看見他為工作投入的心血,及對跳舞的熱忱,態度才由排斥轉為接受。不僅專程載他至表演場所,也會觀看演出。家人的轉變讓筱雯相當開心,慶幸家人願意接受這份工作。

刻苦練習 展現轉變

舞台車舞者們透過精心準備的舞蹈和服裝,帶來不同於以往的表演內容。試圖翻轉現今大眾及媒體對於舞者煽情、裸露的印象,並讓眾人明白他們不只敬業,更是努力充實自己的一群人。

圖片/KGL成員小雲提供每場完美的演出,源自於舞者一次次的勤奮練習。(照片:KGL成員小雲提供)

舞者表演內容和服裝正在改變,已不再表演脫衣舞。筱雯解釋,北部舞團多使用流行歌曲編排鋼管舞及團體群舞,只剩中、南部少部分舞者,會與觀眾進行較親密互動。小雲補充,服裝也不再走性感路線,多以改良式旗袍、水手服等貼身衣服,展現身材曲線。

舞者在鋼管上看似輕鬆自在的旋轉、劈腿,皆源於背後辛苦磨練。小雲說明,鋼管舞需具備一定柔軟度與肌力,才能展現乾淨好看的動作,也較不易受傷。為了登台,他特地報名10堂以上專業鋼管舞課程,以精進自身實力。即便花費許多時間訓練,小雲在初期上管時,仍因桿上劈腿不夠俐落,經常手腳破皮、瘀青。

在舞台車表演中,團體排舞也是常見表演形式之一,通常以時下流行歌曲、MV舞蹈編排動作。相較個人鋼管舞,團體排舞更講究畫面整齊度,因此十分注重團員間默契。筱雯表示,1支團體舞蹈至少需花費1周練習,成員們只能利用休息時間配合團練,不斷地修改動作與走位,為觀眾帶來更完美的演出。

專注舞蹈 少有親密接觸

現今舞者以呈現完美舞蹈為優先,親密互動已非演出重點。舞者在保持專業的同時也會保護自己,避免大面積接觸觀眾身體。小雲提及,僅有主辦方要求炒熱氣氛時,舞者才會與觀眾拍照、互動。筱雯也強調,若觀眾伸手想非禮,他會握手應對,避免過多肢體接觸。

舞者不只花費許多心力練舞,正式演出時也常遇到各種問題。筱雯說明,大型室外舞台車表演時間長達8小時,有時需在中午炙熱的陽光下表演、有時則從傍晚開始工作直到深夜。不僅如此,舞者也須具備因應臨時狀況的能力。筱雯在某次表演中摔倒,因不忍心中斷演出,並未立即下台處理傷口,而是站穩腳步,強忍身體疼痛、面帶笑容,直到演出結束。

圖片/KGL成員小雲提供舞者傳達舞台車魅力並肯定自我價值。(照片:KGL成員小雲提供)

即使舞者服裝、表演形式皆有所轉變,卻仍有部分民眾對此加以謾罵。筱雯曾遭人批評「不三不四」,甚至對其穿著指手畫腳,但他早已坦然,並認為應是批評者需改變思想。小雲則表示,舞者現今已與外界所想不同,不藉賣弄風騷吸引觀眾。舞者們雖明白這份工作會被貼上標籤,但他們選擇不去理會負面評價,並專注在熱愛的舞蹈上。

同為藝術 望得尊重

舞者們為每場表演投入許多時間與精力,卻因媒體報導使得大眾印象只停留在賣肉跳舞,因此希望新聞媒體不再以「三點全露」、「鋼管撩陰」等字眼形容舞台車舞者。他們相信憑藉自己的熱情,能夠讓親友及大眾轉以平常心看待,並發現舞台車的美。

面對外界不解的眼光,小雲認為,自己與一般舞者無異,只是表演場域不同,期盼大眾不要用特別眼光看待他的職業。筱雯表示,希望觀眾不再將舞台車表演定義為低俗舞蹈,而是用欣賞藝術眼光看待,也期望大眾親臨現場觀看演出,或許多一點接觸,便能發現他們對這份工作的熱愛與活力。

 不畏外界眼光

多虧舞台車舞者們,廟會、各大活動總能維持熱鬧與歡樂的氣氛,舞者們不僅舞技優秀,活潑開朗的個性也總能感染現場情緒,讓台下觀眾與他們一起揮舞雙手、擺動身體。筱雯說,舞台車上的動感音樂及絢爛燈光,使他盡情舞動身體、展現自我,變得更加耀眼。

雖時常受到誤解及批評,但筱雯認為,能將自己熱愛的舞蹈當成職業,十分幸運。從業8年間,他擁有一群忠實粉絲,不僅來到現場為舞團成員應援,還送上飲料與小禮物,也曾從南部坐車北上看他演出。舞蹈與粉絲,是支撐筱雯繼續從事舞台車表演的原動力。

「做好自己的演出就對了!」筱雯強調,唯有認真對待每一次演出,才有扭轉大眾心中根深蒂固想法的可能。他不後悔成為舞台車舞者,也不會因外界評價而改變自身選擇。他笑稱,未來若要介紹自己的工作,會自信地遞上名片,並說「您好,我是一位表演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