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看法] 台港“系”列 - 七.一怎么了?

文/关学琛

前言

在刚过去的七月一日,香港特别行政区不知不觉已踏入回归17年。对于一般有假期可放的市民来说,这类具官方色彩的节日,大多数都抱着难得可以放假的态度,并不太理会官方的庆祝活动。但近几年来,这些日子却成为验收特区政府施政满意度的日子,七一上街游行早已成为民间的年度活动,透过游行反映各种社会诉求,向政府表达不满。而这一年,据游行主办单位估计,有高达51万人上街抗议,打破了2003年因抗议政府处理沙士疫症(意指SARS)不周而引发的50万人大游行。

十多年过去了,在香港,游行示威已是十分普遍,几乎每星期都会有示威团体在港岛一带示威抗议,也因多元、和平理性表达,成为港人感到自豪的其中一面,显示出这城市仍能够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但17年了,也代表着当天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所提到的“一个国家,两个制度”的生活方式──“50年不变”承诺已过了三分之一,如今看着香港的改变,无不让狮子山下的人感到忧心。

51万人的焦虑?80万人的不满?

笔者虽少有回港,只能透过网络媒体了解自己出生地的消息,但同样见证著香港这几年来的改变。再次执笔,发现从上一篇撰文有关双非儿童所洐生的潜在问题,当时港人生活在一个对地产霸权不满的环境下,到今天港人已将焦点和各种怒气转移到自游行旅客不文明的素质和行为;对政府施政、建制派主导的立法会强行通过有关新界东北工程拨款感到反感,以及近期中央政府对港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感到焦虑,已让市民觉得原有的的自由权利和空间快速收窄,对于当初所谓“50年不变”的承诺不感乐观,加上现行选举制度的不完善,社会向上流动机会和条件严苛,使香港市民的怒气早已超过临界点。有见及此,早前香港大学民意调查中心发起的公投,就选出特首方案及议题提出动议,已有超过八十万人投票。虽然政界均表示这投票不具法律效力,但这意向却反映出一定的民意基础,政府不应忽视这结果。

照片截取自House News主场新闻脸书粉丝专页。

游行而外的格局

同样一个议题,还可以看到不同面向的切入点,例如:游行的估计人数准绳度有多大?香港各大媒体报导能否仍然维持公正客观,乎合公众对媒体公信力的期望?还是可看到由资方上头而来的压力,报导都避重就轻呢?

在台湾,可看到媒体对两岸、国际新闻的关注程度有多大;现在以收视率作为指标是否还能全面反映并满足到阅听众的需求,用收视率这方法来衡量会否太单一甚至过时呢?而用在香港,假如有一天广播频道能够开放给多家投标使用,当电视台寡占市场的情况改善后,换来的会是多家竞争,商业竞争市场主导的局面吗?

其实“七.一”议题,除了游行人士“占领”街道的震撼外,还有很多层面和角度很多可以接触,除了事件的始末之外,也可以从统计学角度去讨论游行人数的计算方法,51万人游行这数字怎么计算出来?为什么官方跟主办单位发表的数字,总是存在这么大落差?会有报大或报少的成份吗?法律角度来看,坚守香港的核心价值──司法独立,未来还会受到多少由中央释法而来的挑战,香港基本法与中国宪法之间还会有多少磨擦?(编按:香港采用普通法系;台湾采用大陆法系);政治角度,现时立法会内只有一半议席由全港选民直选,有另一半议席仍受到“功能界别”的选举门槛和分组点票等不完善的机制所限。而笔者就读的本科系(新闻学系),自然会对采访自由是否充足、媒体是否仍然客观公正报导“事实”,新闻部会否受到上级压力,以至前线新闻工作者在采访时会不会遇到阻碍、警权会否受到滥用等关心。

照片截取自House News主场新闻脸书粉丝专页。

“不懂您在想什么”

为政者可能会一直觉得很刺耳和纳闷,什么香港人、中国香港人,明明回归以后,在护照上的国藉都是标示著中国,那一般在香港生活长大的市民,你不是“中国人”谁是中国人呢?但不少问题根源都来自很多时候避开不谈的身份认同度,这也许是每一年港大民意研究调查都会问的问题。中史课文都会提到一个朝代能否昌盛,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人心归向。也许教育当局者在编写国民教育课程前,该先完整一点地整理中国历史科课程大纲,试着让学生不用在赶考试进度和分数导向的学习情况下,好好认识这个国家的优缺点,放宽更多的尺度去讨论富有争议的近代史,而不是轻描淡写带过。

留学台湾踏入第四年,见证著台湾从生活细节,到社会环境有着不少的改变。台湾自“洪仲丘事件”后引起的公民集会到“太阳花学运”,公民赋权意识提升及自觉,试者摆脱长久而来两党轮替的空转恶斗,这都是还未有全面普选的香港伸手不及的愿景。至于个人对台港所共同遇到困境的观察,台湾又有那些盲点没看到,先不在这一篇详述,后续再分享。感兴趣的是,台、港是不是已慢慢变成一个命运共同体,还是这不过是沉默螺旋下的盛行意见?但51万游行、80万人投票又是代表着什么意涵呢?

“我是小螺旋吗?”

也许我是一个另类的新闻系学生,过去对于各类型实质参与的公民活动,我不太喜观参与其中,并不是害怕参与,反而希望用我的观察,用文字、影音、图像等来好好记录每一刻,尽可能成为大众能信任、可理性讨论的平台;用我的方法来关心这社会,尽公民的一份力,不一定都要参与其中。所以这一系列的撰文,用意既不是制成“七.一懒人包”,也不是述说和展现自己立场的平台,而是给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耐性细细的去看议题的前因后果,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了解事件始末的读者,也许这里能提供你多一个面向。

“生活在台湾的你,生活在香港的你,究竟这事件与你何关连呢?”
待续。

P.S.配合一下香港网民的用语,还是先在这里做“利益申报”好了。至于这些评论写完以后,会有什么后果?我们继续看下去,请各位读者持续关注吧。

利申:#新闻系、#我世新来的